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意马前行--意大利南部、马耳他二十一天行记篇一:罗马,非著名景点

2022-12-11 15:55:51 2121

摘要:三十年前,世界的尽头就是上海南京东路尽头的国际饭店,一条马路的长度决定了我的世界观,即便仅倒退十年,“世界”这个词也只是一个多少显得抽象的名词,对于我来说“世界”好比古代中国,看上去很美,但去世界的另一头等同于天外飞仙。那时的我怎能可以预见...

三十年前,世界的尽头就是上海南京东路尽头的国际饭店,一条马路的长度决定了我的世界观,即便仅倒退十年,“世界”这个词也只是一个多少显得抽象的名词,对于我来说“世界”好比古代中国,看上去很美,但去世界的另一头等同于天外飞仙。那时的我怎能可以预见到现如今只要每年几个大一点的节日,全世界布满了中国人,拿一个地球仪过来,用放大镜凑近就能看到这个圆圆的球体上几乎每个角落都闪动着黄皮肤与黑头发。

离我第一次出国已经过去了八年,我曾经空前的兴奋:世界如此之大,任我再怎么走它总有我没有去过的地方,虽然,即便我现在停下,所到之处也已大大超过父辈的想象。而且,无穷大的世界还在我的脚下,象蓝印花布一般花团锦簇。虽然并没有去过很多国家,但以往有意无意的高调出行曾经引得老家的父执疑惑的问过我,世界有多大,你是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外面?

——有时间,你们也应该出去走走,现在出去多方便啊,都出去吧,跑的越远越好。

“向世界出发,越走越远”。

去世界吧,即使,忽然想起多年来从记忆里消失的那些人:小学同学遗走他乡,曾经的师长远嫁海外,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是搭船还是坐顺风车?

去世界吧,我已经走了八年,脚步越来越快,好像停不下来的感觉,如果走出去意味着开阔、自由和放松,那所有人都知道要出去走走透透气,放松的对象既有我们的大脑,近两年还增加了自己的两个肺。时候一到,我们纷纷离开星星日渐稀少的大城市,转向寻找幽蓝夜空中镶嵌的水晶石。等过了两周,在人行天桥上打着被污染的喷嚏,边走边怀念田野里无以计数的负离子。

去世界吧,世界早已因为年轻人而动了起来,古语说父母在不远行,但现在谁家的子弟如果还无所事事的晃荡,成天守着家里过日子,那就会被白眼被歧视,他一定要在外面奔跑,无论远近,当然,最好能够去地球的对面,那里的人黑的黑,白的白,说着鸟语,唱着情诗。

今年去哪里,我早已想好了,离上一次去意大利已五年,那是有着大理石、圣殿、耶稣和大海的地方。我不信教,但我喜欢意大利,多美的名字,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但又不是远得让父母坐立不安。

吃饭喽,临出发前母亲不在抢看上海天气,而是手握遥控器努力寻找意大利的天气。

——飞机还是要坐很久吧。同行的人有几个男的?

——就两三周的样子,很快就回来了。

我开始看起电视里苍茫阴郁的野地生灵。

——妈,我想好了,明年带你们去一次意大利,还有伊斯坦布尔,你上次看了花样姐姐,不是一直念叨那里嘛。

就此结束话题。

公元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意大利时间下午3点,我在罗马的Fassi冰淇淋店点了三个冰淇淋球,一阵大快朵颐,此时,距离晚上不争气闹肚子大概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当然,那时的我全然不会料到晚上如此狼狈。 Fassi位列罗马十佳冰淇淋名店之一,始建于1880年所以也是一家百年老店,地铁A线从中央火车站出发坐一站,出来再走几步路就到了。五年之前我也来过,故地重游,也不枉我之前在特雷维喷泉前所掷下的硬币。

罗马居,大不易。在booking里找心仪的旅馆,一直是规划行程工作与太太分工后她的专属领地。太太并不是喜欢奢华的人,住的地方方便出行,干净,空间足够就行了,最近几年再加上一条要有WIFI。只不过将这些基本求加于罗马住宿地之上,住宿预算便远超想象,最终选择了一处花名为“考欣别墅”的apartment,其实就是一处半地下室。有两个卧室,但,只有一个卫生间……

九月二十日晚十点到达罗马,机场巴士刚刚驶离,看在大包小包的行李,便奢侈一回叫了辆出租车进市区,三周后从火车站出发的出租车司机说这段的不二价是48欧,天色已晚再加上还要尽快找住宿地,没有谈判也没有还价,最后付了55欧,等入住之后我才发现住宿的主人曾通过booking给我留言,说太晚到达的话他可能无法接待,不过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莫斯科转机了,没有看到便少了一份担心,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Apartment的主人还是很温文尔雅,耐心交代了Apartment里各种设施(特别是一整套卫星电视及音响)后才携友人飘然而去,此时已超过凌晨一点。

同伴是两位女士,我和老婆自然选了进门的一间卧室,将里屋让与女士,当然,卫生间在里屋尽头,简单洗漱后便休息了。

时差的缘故,睡到凌晨四点便自然清醒,因为床的上面就是一个正对街道的天窗。听到送报人拉启围栏的“嘎~兹~”声,早起路人“嚓嚓~”的脚步声,偶尔路过一辆汽车把床栏震动,迷迷糊糊醒了再睡睡了又醒的过了一两个小时后,索性坐了起来,打开厚重的大门,清晨的阳光早已穿过两边悬铃木树叶的缝隙,一缕缕的洒在街道上,轻风乍起,搅起满街金黄色的落叶,象细浪掀起一路碎金。早秋的罗马欢迎我们的到来。

罗马如果待三天的话,自然会买罗马卡走遍罗马都不怕,我们只有一天空闲,所以路线设计得精确,从远到近游玩。五年前来过这里,这次罗马的时间也不长,再加上答应妈明年带她再来,所以这次罗马就走了几个不太著名的景点。当然,古罗马帝国历史辉煌彪炳史册,所以即便不太著名,也都是世界遗产级别——例如埃斯特别墅。所以,就买了地铁B线票到底后再换地区间的小巴,一路兜兜转转,从平原开始登高,眼见着来到一处建于山腰的小镇,车停,下了大半车人,埃斯特别墅到了。

物以类聚,古往今来莫不如此,古罗马皇帝喜欢的地方,一千年以后的红衣主教也喜欢。埃斯特别墅就建在萨宾山的蒂沃利小镇上,萨宾的名字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抢夺萨宾妇女》?恭喜你答对了,就是那个特别喜欢绘制大胸肥屁股女人的鲁本斯的《抢夺萨宾妇女》的那个萨宾山。

蒂沃利小镇地势高耸,登高远望气势万千。

第一天到达罗马,又坐了半天车,虽然别墅可供参观的房间众多,我们也没多耽搁时间,礼节性的在别墅里转了一圈。

别墅能够看得东西不多,小教堂里倒是有戏。

两对夫妻给他们的小孩做洗礼。

小胖孩还懵懂不懂世事,大一点的小姑娘眼珠提溜乱转,很机灵很可爱的样子。

等仪式开始的时候,大人小孩坐成一排,乖乖的等待奶奶(外婆)发布重要讲话。

好吧,就不掺和意大利民众的民间宗教活动了,毕竟我们是奔着庭院里的喷泉来的,如织的游人也是如此。

中国人说智者爱山仁者爱水,古罗马人四处征战,“仁者”无敌,但在玩水方面却是古今可鉴的行家里手。红衣主教伊波利托·德埃斯特在原古罗马皇帝别墅的基础上,请来能工巧匠,利用天然的落差,创造了一处人类工程与自然环境巧妙结合的经典效果。

从高处往下来,随处都是设计精巧的喷泉胜境!

半山间的第一处大型喷泉。

四周还建有半开放式的围墙,刚走进入口便看到庭院边有一位老者,热情的招呼我们过去,我们带着防备的心理走到他的面前,原来是要希望我们吃他带来的葡萄,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我们提溜了几串并走开几步路,眼瞅着他并没有跟过来才将葡萄放入口中,真是甜到心里了!

太太和我在喷泉处拗的造型

这是太太的独角戏。

气势恢宏的大型喷泉群。

尽头是胜利女神状的雕塑群。

前面酷似西班牙广场前的老贝尔尼尼设计的小船喷泉。

正应了那句话,一山还有一山高。

这个大型喷泉组是梵蒂冈御用建筑师劳模贝尔尼尼的作品。不过走到这里,我和太太已经有点体力不支,到处找座了。

从几年前开始我就喜欢拍人多于拍景,由此还出尼入佳。

看看,多么有腔调的一对老夫妻,看到他们就让人想起aristocracy这个词。

少年不知愁滋味。

懵懂小孩最惹人爱。

这是埃斯特别墅的明信片景点,丰饶女神。

埃斯特别墅其实很大,仅仅走了这么一圈便日渐西山,时间不早了,还要吃冰淇淋呢,要往回赶了。

这是在出来后太太在门口留下的到此一游照。

顺着人群我们来到了一个车站,等车再回到地铁B线的起点站,顺便说一下一路上有不少非洲裔男青年上车,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他们是不是refugee。非洲男青年身影都很瘦削,个个都是做模特的料。

等回到中央车站,地铁A线南方向两站路就是我们的“别墅”,为了吃冰淇淋,只需坐一站路下来,熟门熟路的顺着大马路的方向,不一会儿就到了Fassi冰淇淋店。

门店里照例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我负责占位,太太和同伴负责买,店中央拿冰淇淋的地方总是一付人头挤挤的样子,好比魔都高峰期的地铁站站台,不搞个人满为患的样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百年老店。

我叫了两个冰淇淋球,太太又一次心力大于实力,叫了一个球一个盏还来了杯酸柠檬汁似的东东,最后必然由我负责消灭!

报应来得也快。

倒时差的一天,很早就睡了。等到晚上十点,肚子还是不争气了,匆匆爬起来穿好衣服,尴尬的敲门进入同伴的里屋,顾不得寒暄便直奔厕所,一泄如注!

在马桶上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严肃的问题:肚子里的冰淇淋们,准备今晚折腾我几回?

告一段落之后,我起身往外屋走的同时,先给同伴说说声抱歉,可能晚上要折腾你们了。

带着恐慌的心理我再次睡下,梦里五年前那枚向许愿池投下的硬币在把我又一次带回罗马的同时又给我一个下马威,也许看在我一贯老实巴交,一觉睡到天明,再无不适。

明年我准备换个冰淇淋店尝尝新。

原计划罗马只安排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就应该飞马耳他,不过预定的vueling航空的航程被延后了一天,多出来的一天去了蒂沃利,第三天早晨我们和房东结了账,把行李推到他另外一处apartment,轻装出发往另一个郊外方向去探访圣保罗教堂。

天主教体系门第森严,教堂也有级别,俗称“巴西利卡”式的教堂有个高大上的译法——宗座圣殿,全世界能够称得上宗座圣殿的有1600多座。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大陆仅有一座,位于佘山。

宗座圣殿也有级别,佘山的那座算是次级,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共有四处所谓的特级宗座圣殿,都位于罗马。五年前我们去了三座,最后那座圣保罗教堂位于市郊,所以就利用多出来的半天拜访这座命运多舛的特级宗座圣殿。

圣保罗大教堂是建在使徒保罗的埋葬地,由于使徒保罗拥有古罗马帝国公民的身份,因此他被公认为在基督教早期发展特别是在非犹太人之间传播做出了非常特殊而又重大的贡献,他罗马公民的身份使其拥有免于刑拘因此可以走遍罗马帝国全境的特权,在帝国力量偏远之处如小亚细亚、叙利亚等地区建立了很多地下教会,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游击战略,为基督教最后从当时多种原始宗教的竞争态势中脱颖而出跻身国教,后人评价使徒保罗贡献最大。保罗之于耶稣,好比子贡之于孔夫子,神会大和尚之于六祖慧能。世人皆知六祖慧能为南宗开山之人,但慧能身灭后数十载,其实是讲究“渐修”的北宗天下,若非神会大和尚以“顿悟”法门向北宗开了革命性的一炮,再加上安史之乱后以九十高龄挺身报国推销度牒筹措军饷一跃成为肃宗的座上宾,哪里会有从此南宗一统天下,佛教也真正成为了中国人的佛教的开天辟地式的局面。

话扯远了,回到圣保罗大教堂了。

历史上的圣彼得大教堂经过多次设计和改造重建,因此在它建成之前,圣保罗大教堂一直是全罗马最庄严的大教堂,毕竟,它是模仿自图拉真皇帝的Ulpia Basilica,现在还屹立在古罗马市场街区的图拉真柱就是这套建筑物群中一个庭院里的遗留物而已。即便在圣彼得建成之后,也不遑多让。不幸的是,1823年的一场大火几乎让它毁于一旦。重建后的教堂虽然同样的富丽堂皇,但缺少摄人心魄的魅力。

那场大火力幸免于难的青铜大门是1070年在君士坦丁堡建成的,上面刻绘了《旧约》和《新约》的故事。一千年了,历久弥新。

如果上面这张照片还不容易看不出大门的气势恢宏,那就加一个对比物吧。

其实我们是从后门进入教堂的,所以直接就来到了祭坛周围。

由于毗邻市郊,圣保罗大教堂的访客寥寥无几,有限的几个游客,就让后殿穹顶上的灯光亮起,马赛克镶嵌画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壮观美丽。

从左到右,使徒彼得,保罗,安德烈和路加。

这个必须放大了看,教宗何诺里三世,下镶嵌画订单的人,类似佛教壁画里的供养人。

两侧的配殿。

基督教教堂在巴西利卡建筑式样的十字型交汇处会有类似祭台的附属物,如教堂地位尊贵,祭台可以带顶,否则只能从上方垂一个华盖。

两旁耳室还有小礼拜堂和附属的博物馆。

这是在右边耳室门口发现的一个特殊式样的天使雕塑。 用黑白片表示更有哥特风。

博物馆里有几个雕塑。少年不识愁滋味。

右边的耳室连接着圣保罗大教堂那闻名遐迩的美丽的本笃会修道院庭院,我们等一会儿再去。

走回大厅。

保安在摆放两侧祭坛前的蜡烛。

祭坛前有一处地下室,走下去就是圣保罗遗骸的所在了。

我是无神论者,不过对于主流宗教必须有的尊敬总还是要的,所以看到三位嬷嬷默默跪迎在遗骸前,自然站在边线外垂手做温良恭俭状。

嬷嬷做好功课后,站起身来随手拍。

那我来也掺一脚。

下方就是圣保罗墓。当然,真正的墓应该在下方,记得之前看过一部国家地理的纪录片,圣彼得教堂同样位置下方有很大一片区域,只有有限几个红衣主教级别的话事者才能出入,最尊贵的彼得墓在一面墙壁的背后,红衣主教每一念及,也是仰望星空般的激动——我可没有半点谐谑的意思在里面。

上方是圣保罗之链,这根链条的位置在于祭坛与圣保罗墓之间,在当时的传统里代表使徒保罗当时是古罗马帝国囚徒的含义。

不过为何需要如此强调他的这重身份,还请名家指点一二。

顺便说一下,早期使徒大多被被罗马当局处刑而死,待基督教咸鱼翻身以后,尸骸的所在直接关系到正统之所在,不能有半点含糊,所以圣保罗的尸骸虽然在此,但他的头颅和圣彼得的头一起,仍保留在排名四大特级宗座圣殿第一位的——拉特朗的圣乔瓦尼大教堂内。

临近中午,慢慢的多了点人气,但我猜测即使再多来个上千人,中厅也不会挤不下。

各色人种纷纷自嗨起来。

又见本文作者和家里的领导。

巨大的中厅两侧设置了两排高大的廊柱,80根之巨。

这里的特别之处是在廊柱的顶端有历代教宗的头像。据LP说,如果顶端再没有地方摆放更多肖像的时候,地球末日就要到来,目前还剩八个位置。我悄悄数了下,剩余的位置还足够摆放的,只多不少。最后一位自然是当红炸子鸡的左派教宗——阿根廷裔的方济各。

这是第一、二位教宗——圣彼得和圣李诺。

祭坛的设计者是十三世纪的科斯马蒂,他同时还设计了修道院的庭院,被誉为罗马最美丽的回廊。

名不虚传。

成对出现且嵌有美丽马赛克的螺旋形廊柱可算是一绝。

墙壁上的圣像。修道院附属的小博物馆和法器。

古代的大理石石棺、墓碑等。不过在我眼里,再也没有哪樽石棺能够和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里刻画亚历山大大帝的那樽相提并论的。

前面说过了,我们是从后门进来的,其实,前门才是正途。

从教堂出来,我跑到马路对面的小坡上拍的一张圣保罗教堂全景,注意下方的对照物。

在地铁入口前的麦当劳随便扒了几口,我们再前往下一个罗马非著名景点——“一孔看三国”

说到一孔看三国,和我们这次的行程很有缘,那天晚上,我们就要搭飞机前往马耳他。所谓一孔看三国,就是脚踩在意大利的土地上,眼球里同时还可以看到另外两个国家的景色——梵蒂冈和马耳他骑士团。再准确一点,是可以站在意大利的国土上,透过马耳他骑士团修道院门口的钥匙孔,在骑士团修道院庭院里的林荫道的尽头就是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

本文地址:http://www.yuehuita.com/335761.html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